中國古建筑裝飾件懸魚形象文化探源

懸魚是中國傳統建筑屋頂正脊的一種裝飾構件,遠古部落之間圖騰融合,形成糅合多種復合動物形象的龍鳳圖騰,最終促成懸魚這一藝術形象。在傳播和演化過程中,龍鳳的圖騰意味漸漸消失、轉換和遮蔽,最終發展成為具有民間信仰色彩的功用性鎮宅符號。

  懸魚是中國傳統建筑屋頂正脊的一種裝飾構件,或稱垂魚,主要應用于懸山頂和歇山頂建筑上,安裝于山墻兩側博風板的正中連接處,垂懸而下,起著保護檁頭和加固博風板的作用,因其外形與魚形相似,稱之為“懸魚”。目前發現最早的懸魚構件的實物出現在唐代建筑中,宋代李誡在《營造法式》中將懸魚紋樣固定成“云紋”的形制。后世民用建筑上運用的懸魚構件非常多,除了傳統的云紋造型,絕大多數為魚紋,另外還發展為動物、植物、器物、文字和抽象幾何等紋樣,造型豐富多樣,代表了人們要求祈福、祈喜和納財等諸多文化內涵。目前關于懸魚的來歷主要有兩種:其一來源于民間傳說,認為懸魚是古建筑上的一種防火標志,魚象征水,將魚懸掛于屋頂,可使房屋免遭火災;其二是來源于《后漢書·羊續傳》中“羊續懸魚”的故事,認為懸魚是“清廉”的象征符號:“府丞嘗獻其生魚,續受而懸于庭;丞后又進之,續乃出前所懸者以杜其意。”東漢廬江太守羊續,為官清廉,下屬給他送魚,他便將魚懸于屋檐下,以杜絕別人送禮的好意。從此,“懸魚”成為拒腐倡廉的一種標志,屋檐掛“懸魚”,以示主人清正廉潔之意。懸魚作為中國古建筑的屋脊裝飾,是一種傳統文化的象征符號,無論是作為“清廉”的象征,或是“防火”的標志,都應該有一個促成它產生和發展的廣闊的文化背景。
  一、最早出現的懸魚
  懸魚飾物早在先秦時期便已出現,先秦至漢代的宮室屋檐下設有水槽,曰“池”,或“承霤”,用來承接雨水,周人模仿宮室形狀,在四角形的棺罩下用竹制成籠,模仿承接雨水的“池”的樣式,并在池下懸掛銅魚。《禮記·檀弓上》曰:“池視重霤”,“如堂之有承霤也。承霤以木為之,用行水,亦宮之飾也。以竹為池,衣以青布,縣銅魚焉。”池上還垂飾一種繪有鳥紋的長條狀帶子,曰“振容”,以象征水草。車行幡動,銅魚與振容互相襯映,仿佛水草搖擺,魚在水草中嬉戲之情境。周人有模仿生人居住過的宮室形制來裝飾棺木的習俗,雖然沒有實物資料說明周代的建筑上就有“懸魚”之飾,但通過現今發掘的墓址,在陜西長安張家坡并叔墓地①、山西曲沃北趙的晉侯墓地②,以及河南山門峽上村嶺西周晚期至春秋早中期的虢國貴族墓地③,就發現了大量懸掛在墻柳附件——“池”上的石魚、銅魚,“掛著于柳上荒邊爪端,象平生宮室有承霤也。”(李學勤《十三經注疏》)這雖然和后世屋檐下所飾懸魚的位置有所區別,但足以說明它們之間的淵源關系。懸魚的形成也和屋頂形式的發展密切相關。根據蕭默《敦煌建筑研究》,歇山頂始于西魏,北周以后大量出現,漢代明器、畫像石、畫像磚所見屋頂,也略有懸山,直到北朝晚期歇山才開始普及,所以北周之后的隋唐時期,應是懸魚大量出現的階段。④天水麥積山石窟140窟北魏壁畫,就反映了北朝時期懸魚在建筑上的應用,“壁畫南側中下部繪有一處庭院,院內前后兩座殿宇都為歇山頂,屋頂正脊兩端繪有鴟尾,山面排山溝滴下為博風板,在博風板相交處有魚尾狀懸魚,呈藍灰色。”⑤歇山頂為漢代以后才出現,那么在歇山頂出現以前,屋頂下的懸魚很可能就像周人飾棺里反映的那樣,被懸掛于屋檐承接雨水的“池”下。
  二、“魚形”懸魚的產生
  1.懸魚“魚形”的產生。懸魚最早使用在文化的發源地中原地區,流傳于晉、豫及長江中下游靠南的地區,然后才逐漸向南方、西南方向擴展。商、周時期,吳越人對鳥的崇拜尤甚,《吳越春秋》說大越為“鳥語之人”,《搜神記·越地冶鳥》載:“越地深山中有鳥,大如鴆,青色,名曰冶鳥……越人謂此鳥為越祝之祖也。”“商以前,所謂‘鳳鳥’,于東夷系統,實則鸮鳥與鷹鳥。”周人沿襲殷人,尊崇鳳鳥,將之視為與神靈溝通的媒介,《拾遺記》卷二載:“(周成王)四年,旃涂國獻鳳雛,載以瑤華之車,飾以五色之玉,駕以赤象,至于京師,育于靈禽之苑,飲以瓊漿,飴以云實,二物皆出上元仙。”《山海經·南山經》說鳳鳥為祥瑞之兆,“丹穴之山,有鳥焉,其狀如鶴,五彩而文,名曰鳳,首文曰德,翼文曰順,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鳥也,飲食自歌舞,見則天下大安寧。”《拾遺記·唐堯》說鳳鳥“博逐猛獸虎狼,使妖災群惡,不能為害。”因此,“在建筑上安置鳳鳥,將建筑與鳳鳥相結合不僅賦予房子以特殊的神圣意義,而且使建筑所有者與上帝建立特殊關系。”⑥從戰國時期的銅器刻紋上,可見屋頂上的飾件一般都為鳥的形象;漢化像石上也常見在屋頂上安置鳳鳥的傳統做法。周人不僅視鳳鳥為祥瑞,對于魚也有著至高無上的崇敬。《史記·周本紀》記載,武王伐紂時,渡河中流,“白魚躍入王舟中,武王俯取以祭。”這后來成為周興商亡的一種瑞應。周族是東方少昊族與炎帝族融合產生的古代民族,周人以黃帝為始祖,從姬姓,其母祖族屬為炎帝姜姓,炎、黃兩族一直維持著婚配關系,“至到周初,姬周(魚圖騰與鳥圖騰)與炎姜(魚圖騰與鳥圖騰)仍聯姻(直到周幽王凡十一代王妃,每隔一代即娶一位姜姓女為妃),周王室并封姜太公于齊,乃東夷腹地。”⑦在古中國,不同族屬之間的征戰,使圖騰相互融合,魚族被鳳族征服,部落成員被同化,于是在族徽上將兩者結合,使鳳鳥出現魚尾的特征;鳳具有蛇頸,是鳥族戰勝蛇族的結果,一個族屬的圖騰往往結合多個動物的特征。因此,《說文解字》中的鳳鳥便是一個復合動物的形象:“鳳,神鳥也。天老曰:鳳之像也,鴻前,鹿后,蛇頸,魚尾,顴顙,鴛思,龍文,虎背,燕頸,雞喙,五色備舉。”不同圖騰部族之間的融合,于是有了《莊子·逍遙游》的“鯤鵬”變化,《字林》云:“鵬,朋黨也,古以為鳳字”,《說文·鳥部》曰:“鵬,古文鳳。”在上古漢語中,無輕唇音分別,“鳳”與“朋”、“鵬”同音同義,后來開始分化,“鳳”表鳳凰,“鵬”表大鵬。“鯤鵬,即風神——鳳神與海神或水神——龍神的合一,亦正是水族與鳥族的同一。”⑧莊子是戰國時蒙人(今河南商丘縣),其所在地正是古代炎帝族與東夷族交匯之地,魚鳥相互爭斗與融合的地方,鳳鳥在形成過程中,本身就融合了魚的成分,《山海經·山經》亦記載了許多鳥魚復合的現象,魚生翼、足、翅等,魚可以御火,而“魚身而鳥翼”的形象也一直使用至清代。古時先民茅茨土階,建筑簡陋,擋避魑魅蛇蟲的要求突出,將鳳鳥置于屋頂,有驅邪避災的功能。隨著木構建筑向更高級別發展,對防火問題更加重視,這種木構建筑最怕失火,為了防火,把水中生物搬到房頂上,利用巫術達到驅避火災的目的,正如李允和所言:“將屋頂象征作為一個海,海就不會著火了。”⑨在考古學中已證實東周的宮殿建筑廣泛地使用銅件,用金屬包覆部件的構材,除了加固和裝飾外,也可以減少產生火災的機會。“這樣,能使‘魑魅丑類,自然退伏’的‘火精’就自然要讓位于水中能夠‘噴浪降雨’的魚屬。”   
2.懸魚“云紋”演變。根據考古資料,周人的飾棺銅魚在春秋中期以后的墓葬再沒有出現,荒帷之類的飾棺制度至漢代雖還在使用,但已和周代大相徑庭,懸魚之飾似乎從周代晚期就銷聲匿跡了,到北朝晚期歇山頂出現,懸魚才大量出現。東漢晚期建筑正脊的兩端出現另一個裝飾構件——鴟尾,同樣用于房屋的辟火厭勝,從中國傳統文化來看,中國古建筑中的任何部位的裝飾紋樣都是相互關聯的,它們作為建筑的有機象征符號,在形象起源上具有一定的共性;從位置上看,懸魚置于山面頂端,連接左右兩側博風板,似乎對置于屋脊的鴟尾起著某種承托作用。因此,唐宋時期出現的云紋懸魚造型,與鴟尾的來源應有著密切聯系。唐代蘇鶚《演義》云:“蚩尾既是水獸,作蚩尤字是也。蚩尤銅頭鐵額,牛角耳朵,獸之形也。”蚩尤為東夷族的首領,黃帝打敗炎帝與蚩尤后,炎帝、太昊、少昊族合一,從而產生一個新的徽識——牛首夔龍,并且成為太昊、少昊、炎帝、蚩尤的象征。當牛首夔龍相向并置時,就成為蚩尤族即東夷族的主圖騰標志——饕餮龍。鴟尾既是魚龍水獸,“作蚩尤字”,其有首無身,怒目、侈吻與露齒與蚩尤的圖騰符號相似。蚩尤以龍蛇為圖騰,龍可以致風雨,興云,云是蚩尤的又一象征符號。蚩尤為黃帝所殲滅,其民歸服,黃帝得龍,因此《左傳》中有皇帝得云瑞之傳說。《說文解字》曰:“云,山川之氣也,從雨。”“云之取象乃由于龍取水,原其所以稱為云者,乃由勺字之引申。云即勺,勺即龍也。”龍可以興云,故亦即“云”之本字。
漢代云氣紋豐富多樣,云龍紋樣也出現在春秋晚期至戰國時期的器皿上和漢代漆器上,與先秦時期的卷云紋、商周的云雷紋之間有著比較明顯的承接關系,考察宋代《營造法式》中懸魚的云紋造型與饕餮紋、云龍紋也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在圖騰的演變過程中,還有一個魚龍變化現象,即魚族同龍、蛇復合后,化為龍或蟠龍的過程。《山海經·海外西經》曰:“龍魚陵居在其北,狀如貍。”郝懿行注:“貍當為鯉,字之訛。李善注《江賦》引此經云:龍鯉陵居,其狀如鯉,或曰龍魚一角也。”這種魚,陸居,或居海中,其基本特征似龍而為魚,故又稱“魚龍”。禹治水開鑿的龍關山,被稱為龍門。

來源:南方古建筑設計院

本文標簽:中國古建筑  懸魚  古建筑文化  古建筑裝飾 

專業古建筑規劃設計

漢匠古建筑

服務熱線:13957873222

古建筑整體解決方案

交流微信號

欧美图另类偷偷自拍_欧美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