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廟園林古建規劃與旅游發展關系

摘要:本文在對一些國內外文獻資料研究的基礎上,總結了中國寺廟園林的文化價值、功能意義,以及園林布局、園林植物等方面的研究成果;回顧了寺廟園林的發展歷程,分析了當前寺廟園林及其規劃在旅游發展中存在的問題,最后提出相應的寺廟園林規劃的措施和方法。以期通過對寺廟園林的探索和研究,喚起人們對中國寺廟園林這一寶貴宗教文化資源的重視,對保護和利用我國宗教文化,美化人們的生活環境,促進我國旅游事業的發展,提供有益的參考。

1 引言

寺廟園林是我國三大古典園林之一,無論是在建筑環境設計還是人文環境設計方面都堪稱一種典范。隨著宗教旅游的興起,寺廟園林被納入旅游文化資源,成為公眾旅游的活動場所。但由于目前旅游資源的超載開發,寺廟園林旅游表現出宗教屬性與娛樂屬性之間的對峙和矛盾,影響了佛教在廣大信徒和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以及佛教在現代社會文化生活中正面作用的發揮。因此寺廟園林的規劃和改造,如何在滿足公眾社會需求與保持宗教獨立性之間選擇適當的切入點,以適用現代旅游的發展,是非常值得研究的課題。

2 寺廟園林研究內容

2.1 寺廟園林相關概念

2.1.1 寺廟是指進行佛教活動的公開性建筑宅院。

2.1.2 寺廟園林:狹者僅方丈之地,廣者則泛指整個佛教圣地,其實際范圍包括寺廟周圍的自然環境,是寺廟建筑、佛教景物、人工山水與天然山水的綜合體,即寺廟建筑和自然環境結合而形成的園林化的環境。一般有三大類:一是位于城鎮,寺外無園林環境,常有獨立的寺園,園內以人工造景為主的城鎮型寺廟園林;二是位于城市近郊,風景條件較好,既有自然景觀為主的構景,又有人工景觀為主構景的郊野型寺廟園林;三是位于自然山水景區,寺廟與周圍風景區有機結合,以自然景觀為主,輔以人工造景的山林型寺廟園林。第三種類型逐漸發展成為寺廟園林的主流.

2.1.3 佛教旅游:在中國旅游史上,將佛教徒游化修行、傳經、取經活動,文人名士追隨佛教與高僧交學辯難的山水旅游以及民間大眾游春、進香等宗教外出活動稱之為佛教旅游或釋游。

現代旅游學把佛教旅游定義為宗教旅游的一種,從狹義上講,佛教旅游主要指佛教徒因為宗教目的而從事的旅游活動,如朝圣、求法、石游、傳法等;從廣義上講,佛教旅游指凡是圍繞佛教旅游資源開展的旅游活動都可視之為佛教旅游,也就是說,佛教旅游不僅包括佛教徒因宗教目的而從事的旅游活動,也包括非佛教徒出于興趣游覽佛教圣地、體驗佛教特色文化等相關的旅游活動。

2.1.4 寺廟園林旅游:主要是指廣大旅游者(包括佛教信徒)以寺廟園林為旅游目的地,以寺廟園林旅游資源為依托所開展的各種旅游活動以及由此所產生的各種現象和關系的總和。

2.1.5 寺廟園林旅游資源:指的是存在于寺廟園林或周邊的,對廣大旅游者能夠產生吸引力的所有佛教吸引物,都可以稱之為寺廟園林旅游資源。如寺廟建筑、繪畫、雕塑等。

2.1.6 旅游發展:一般是指旅游的現實價值和經濟效益的增大。本文所指的旅游發展的概念是站在社會歷史的高度,將旅游作為人類生活中的一個整合系統,旅游發展指旅游由小到大,由單一到整合,由低級到高級,由舊質到新質的運動變化過程。它包括旅游內外的的主客體、元素、內涵、過程、途徑等等方面的發展,這其中文化因素貫穿始終,文化傳播在旅游文化中起著重要的,甚至是舉足輕重的作用。

2.2 寺廟園林發展歷程

我國寺廟園林的出現,可以追溯于佛教在兩漢之際傳入中國,并逐漸與我國儒學、道教“天人合一”的精神相融合,從而也影響了古典園林的創作。封建統治者為了維護其封建統治,把宗教作為一種工具大力提倡,并與寺舍聯系在一起,促成了寺廟園林的出現。佛寺的修建始于東漢,最初是作為禮佛的場所,后因為滿足僧人和施主居住、游樂的需要逐步在寺旁、寺后開辟了園林。兩晉南北朝時期寺廟及寺廟園林的興起——“南朝四百八十寺, 多少樓臺煙雨中”,使寺廟園林具有了一定的規模和流行程度。

唐宋佛教禪宗興起,文人名士參與修禪,促進了文人名士與禪僧的往來,同時文人雅好山水的審美情趣直接或間接地影響了寺廟園林向自然山水環境中轉移,而寺廟興造合于自然山水,清幽典雅的禪境營造成為寺廟園林的主導形態。“佛教四大名山”及“佛門四絕”也在這個時期形成。自此,在自然風景秀麗處建佛寺,于佛寺中植卉栽葩之風歷代不息,“天下名山僧占多”,名山望岳幾乎遍布著寺廟園林。而佛教寺廟逐漸成為施行佛教教化、傳播佛教的中心場所,寺廟園林也逐漸演化成為與皇家園林、私家園林并列的我國三大園林體系之一,引發了社會各階層香客紛沓而至。

明清時期,我國園林藝術達到極高的水平,寺廟園林建設也達到高潮。這個時期的寺廟園林繼承了唐宋以來的世俗化、文人化,一般與私家園林相差不多,而且更為樸實、簡練。寺廟里經常有各種廟會活動,群眾的參與程度高,逐漸寺廟園林已開放成為人們游賞和文化交流的游憩場所,兼顧公園之作用。

2.3 寺廟園林特點

2.3.1 寺廟園林文化及功能特點

寺廟園林文化特點:寺廟園林首先是作為供奉神靈和信徒的居住修持之所,它反映了濃郁的宗教文化氛圍,表現的是宗教藝術和傳統文化風貌。雖然寺廟園林因環境不同而千變萬化,但總盡可能地保證其宗教功能,維持宗教活動建筑的基本格局。其次寺廟園林遵從宗教禮制“神仙多住于山中仙境”的說法,常選址于清幽的山野環境中,這也是高僧們尋求靜謐隱逸修行環境的心理的反映。并且由于寺廟園林面向的對象不單是王公官卿,更主要是廣大社會基層,所以寺廟園林的風格更接近民間;因受民間建筑風格的熏陶影響,從而也更自然、更典雅、更具山林情趣。再者寺廟園林將宗教文化與優美的園林環境相結合,使它的景觀不但具有觀賞游樂內容,同時也具有宗教內容。

寺廟園林的功能特點:寺廟園林作為宗教文化的載體,它不僅是出家僧眾的生活和修持的場所, 同時還肩負著社會責任。寺廟園林向廣大游客展示珍貴的宗教的文物、藝術寶藏,成為了天然的藝術陳列館;寺廟園林中宗教的教化及安撫作用,使其又成為香客的“心理診所”,讓身臨其境的人們感受到佛門的慈悲、智慧與清凈美好,進一步領悟生命的真諦,得到心靈的凈化;寺廟園林在非常時期往往又擔當了慈善、救濟的社會功能,成為人們的安全島、避風港;寺廟園林又是中國文化的一個重鎮,在對外交往中又充當著重要的角色。并且佛教主張眾生平等、生命輪回,強調尊重生命、珍惜生命、不殺生的佛教思想是分不開的與現代社會所提倡的人人平等、人與自然和諧相處、保護生物多樣性和生態平衡的可持續發展觀念相吻合,寺廟園林不僅美化了環境,并且保護了自然景觀資源,具有現代城市綠地的生態功能。

2.3.2 寺廟園林建筑特點

中國最早的佛教寺廟建筑布局與印度佛寺基本相似,以塔藏舍利為中心,四周圍以僧房。佛寺隨佛教傳入中國,并結合中國古建筑特色,演變成殿堂與塔藏并重,塔藏在前,殿堂在后的格局。唐宋時期,曾風靡一時的塔藏建筑被請出寺廟或變成寺廟主殿前或后的一小部分,逐漸形成了以佛祖殿堂為中心的布局。此后,中國寺廟“伽藍七堂”制建筑布局遍布全國各地,按常規“伽藍七堂”是指七種不同用途的建筑物,而佛教各派對其解釋略有不同,一般認為是:山門、佛殿、講堂、方丈、食堂、浴室、東司(廁所)。劉敦楨先生在《北平智化寺如來殿調查記》中則認為“伽藍七堂”大致是指山門、天王殿、鐘樓、鼓樓、東配殿、西配殿和大殿七座單體建筑。總體來講寺廟建筑的布局特征首先是院落式布局,其次是沿中軸線遞進的對稱式格局。但事實上寺廟的形式并沒有一個固定的模子,其布局是隨佛教的演變和地域的不同而變化。

2.3.3 寺廟園林布局特點

寺廟園林的總體組群一般包括宗教活動部分、生活供應部分、前導部分和園林游覽部分。布局形式由外到內基本為香道-影壁或牌樓-山門-前殿-后殿-大雄寶殿-藏經閣等。這種軸線布局形式多按照風水方位布置,意在體現社會倫理秩序,這樣不僅滿足了寺廟功能的要求,而且使佛教儀式、活動更加的肅靜、威嚴,烘托了宗教氛圍。而這條軸線成為寺廟布局中最重要的精髓所在。

2.3.4 寺廟園林植物特點

寺因木而古,木因寺而神。寺廟園林植物與佛教的關系非常密切,它不僅是一種象征(佛主的化身),精神的圖騰(宗教崇拜),宗教活動的媒體和中介,而且還具有許多實用的功能,如園林美化功能,心理調節功能,心靈陶冶功能,環境保護功能,生態服務功能,科普教育功能、道德教化功能等。所以,在發揮宗教服務功能(即作為宗教文化的傳承載體,對宗教文化起到強化和烘托作用)的同時,寺廟園林植物作為佛教生態倫理思想和生態智慧的外化形式和載體,對公眾環境保護也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寺廟園林植物具有以下幾個明顯特點:與佛教文化的相關性;與氣候環境的適應性;與寺廟園林的統一性;與審美心理的協同性;與主流文化的互動性;與地域文化的對應性;與經濟發展的同步性。常見的寺廟園林植物主要有佛教規定的“五樹六花”“五樹”是菩提樹、大青樹、貝葉棕、檳榔、糖棕或椰子,其中有的是佛樹,有的是刻寫經文所必備和賧佛所必需的;“六花”是指荷花、文殊蘭、黃姜花、黃緬桂、雞蛋花和地涌金蓮(千瓣蓮花)。常選用的喬木有松柏、銀杏、香樟、槐、柳杉、楸樹等姿態優美、樹齡長壽的植物,以示佛教香火不斷、源遠流長。常見的香花樹種有梔子、茉莉、丁香、梅花、桂花、含笑、結香、瑞香、白蘭花、蠟梅、金銀木、蘭花等。常選用的觀葉植物和地被植物有如芭蕉、玉簪、麥冬等,與寺廟環境十分融合。

2.3.5 寺廟園林景觀小品特點

寺廟園林內除了各式佛教建筑、佛像雕塑外,還有一些比較固定的陳設,常見的有寶蓋、幡、長明燈、影壁、香爐、經幢等寶飾物,還有一些園林造景的置石、碑銘、水池、桌凳等景觀小品,它們都是為了增加寺廟宗教氣氛而設置的裝飾物,具有特殊的宗教特點。

2.4 寺廟園林研究進展

古今中外對中國古典園林研究者大多集中于私家園林和皇家園林,專攻中國寺廟園林和寺廟園林規劃的著述尚不多見。就國外而言,早在公元6世紀,中國佛教經由朝鮮半島傳入日本。此后,伴隨著日本全面吸收佛教禪宗文化,而陸續出現了具有濃厚禪宗意味的日本庭院,成為當時日本造園形式的主流。在西方國家,從早期歐洲傳教士和旅游者寫的游記、書信和圖片到后來尤其是十八世紀后半葉出現的大量有關中國系統園林的專業論著可以看出,國外學者對中國寺廟園林已有了基本的了解。

以最早的馬可?波羅游記中對敦煌寺廟的描述為始,到意大利傳教士衛匡國神父的《中華新圖》及法國耶穌會士李明神父《中國現狀新志》,再到后來威廉?錢伯斯1757年關于中國建筑和園林論著《中國建筑、家俱、服裝和器物的設計》等,都對中國寺廟以及寺廟園林作了相關的敘述。現代以來,由瑞典著名藝術史學家喜龍在1949年撰寫《中國園林》等專著對中國古典園林作了進一步深入的研究,但仍然是將寺廟園林作為中國園林的一個分支進行介紹。內容多屬于描述性、介紹性的,主要是向西方人介紹和宣傳中國的園林藝術,目的是讓外國人了解中國園林。

在國內,我們也只能從中國古代史書、方志、傳記等文獻中得到與寺廟園林園林相關的原始資料。早在北魏楊衒之編著的《洛陽伽藍記》中,就有對洛陽寺廟園林的寺廟選址、寺廟建筑、寺廟周圍環境并其興廢沿革做了詳細的描述,從中已經可以窺探出寺廟園林的規制;道宣《關中創立戒壇圖徑》和敦煌唐朝寺廟壁畫將當時寺廟建筑布局的改造用繪畫的方式表現出來;唐朝后期的著名禪師懷海第一次在傳統律寺之外,創立了禪宗自己的宗教建筑-禪院,制定了《禪門規式》,并逐漸演變成了中國寺廟的“伽藍七堂制”,并延續到今天。

自上世紀30年代以來,人們逐漸開始關注寺廟園林。如周維權先生的《古典園林史》、張家驥先生的《中國造園論》等以史為線,將寺廟園林作為中國古典園林的一支,敘述了寺廟園林的形成及演變;宗白華《中國園林藝術所表現的美學思想》、金學智《中國園林美學》等園林文化專著辟有專門章節論述各時代寺廟園林的美學特征;趙光輝先生的《中國寺廟的園林環境》、(英)D.斯科特著(熊寧譯)的《極少主義與禪宗》、段玉明的《中國寺廟文化》等書不同程度地揭示了佛教文化與園林兩者間的相互影響;李允鉌的《華夏意匠》、侯幼彬的《中國建筑美學》等,同時《中國建筑史》《中國建筑藝術史》等建筑史著作也都列有相關寺廟園林部分,從設計手法和建筑美學角度進行研究。此外各種建筑類與園林類學術期刊以及各大高校相關學位論文也發表了一些關于寺廟園林的研究成果,如劉媛的《淺談中國寺廟園林》,管欣的學位論文《中國佛教寺廟園林意境塑造手法研究》等,但是對于寺廟園林的現代文化價值、功能,以及現代寺廟園林的規劃措施和方法研究,卻很少提及。

80年代后,由于我國旅游事業的發展,加之西方學術界對“東方思想研究”的熱潮,人們對宗教旅游興趣地提升,佛教旅游資源的開發和利用受到業內人士的關注,目前有關佛教旅游已有不少的研究成果。如章必功的《中國旅游史》以時間為經朝代為緯,介紹了佛教旅游的發展過程;王元海等編著的《旅游與宗教文化》、霍國慶的《佛教旅游文化》等則以介紹佛教文化知識、佛教旅游景點為主,方便游人參觀游覽;還有關于探討佛教旅游資源與旅游開發之間關系的學術論文,如紫騰嘉等人的《宗教文化資源開發利用的價值及構想》、彭明勇的《生態旅游與佛教文化關系研究》、陳鳴的《宗教園林與旅游文化》,以及探討佛教旅游的鄒衛的《淺論都市佛教旅游以成都佛教旅游為例》等,都不同程度的論述了目前佛教旅游資源的重要價值,從分析目前寺廟園林在旅游發展中存在的弊病入手,提出旅游開發的策略及建議。但是沒有將旅游發展與寺廟園林的空間規劃相結合,提出可借鑒的方法和建議。

綜觀上述研究成果,建筑界和園林界的園林史研究,多側重寺廟園林實物和形態的考證和敘述,而對一些重要造園思想理論和園林場所精神等方面內容,卻尚未充分關注和深入探討,存在一定研究缺環或空白。而文科領域對園林的研究,則從文化史、藝術史的角度出發,拓展了寺廟園林的研究視野,在文獻挖掘方面具有深厚的功力,整理出不少珍貴資料。但是,由于專業的局限,往往拘泥于意識形態層面或一些特殊的審美方式和藝術表現手法,未能從文化、功能、技術等各方面整體性地認識寺廟園林設計理念和構筑方式。而旅游界多關注與寺廟園林作為旅游文化資源來說,它所具備的旅游價值和開發潛力,缺乏對空間組織的研究。并且,目前對于寺廟園林的研究,大都是依托佛教文化而進行的,很少有單獨將寺廟園林作為佛教文化與園林文化的結合體,研究它的空間布局、文化、功能和現代價值,而關于寺廟園林規劃研究者更是少之又少。雖然近幾年對于寺廟園林的關注與研究有所增多,但其研究大多是對個別寺廟史料的搜集、或是個案的評析,缺少必要的系統性和學術深度。

3 當前寺廟園林及其規劃在旅游發展中存在的問題

3.1 文化景觀資源的保護與建設不當

寺廟園林的文化景觀資源包括了寺廟園林的布局以及周邊環境,內部各種建筑的樣式、格局以及裝飾小品,寺廟保留和珍藏的佛教藝術品及珍貴文物,寺廟之中的雕塑與壁畫以及懸掛于大殿之上的匾額和楹聯等。目前大多數寺廟園林景區對于這類文化景觀資源的保護往往采用簡單化處理,開發力度、措施不當,主要表現在:寺廟建筑保護方法簡單;不尊重原有寺廟園林格局,破壞了寺廟園林的整體性和協調性;沒有注意到對寺廟園林周圍環境的控制,如建筑的高度、體量、色彩等;商業化嚴重,宗教文化教育功能不足。

3.2 園林空間規劃不完善

3.2.1 視覺景觀的層次性欠缺

隨著人口的增多和外來商業的沖擊,寺廟附近或山下的生活區規模不斷擴大,一方面建筑形式和選址未經過詳細的規劃和控制,對原有的寺廟文物建筑產生沖突;另一方面過多的生活人口需要相應的生活配套設施,一定程度上也破壞了景區的視覺環境。

3.2.2 游賞線路不明晰

千篇一律的道路建設是游賞線路不明晰一個原因,此外人們對于旅游意境的認識不足,形成了“觀光旅游”快速而點到為止的游覽方式也是重要原因。一條道路通到景區中心,快速的索道交通將人們直接送往最佳觀景點,這樣雖然使人們很快就能達到一個目的地,但同時也喪失了原有的文化美學中所講究的“名山訪古”的韻味,當然也就不能體會到那種曲徑通幽處的樂趣。游覽道路缺少多樣選擇性,也會使主要路線上人數擁擠,主要景觀點受到的環境壓力變大,而次要景觀則沒有得到充分的展示,不能更好的來烘托和豐富游覽的主題。

3.2.3 宗教、旅游活動場所缺乏

由于游客量的增多,一些商業服務性建筑對寺廟園林空間的侵占,使寺廟園林里的活動場所顯得很局促。一些名震海內外的寺廟園林,每年都要吸引數十萬中外游客前來禮佛觀光。高峰期人流量已經突破了寺廟接待能力的上限,內外交通幾近癱瘓,消防形勢嚴峻。以致于寺廟很少開展大型宗教交流活動;并且作為旅游目的地,寺廟園林內缺乏足夠的室外小型廣場和綠化休閑用地。

3.2.4 景觀小品與設施不協調

寺廟園林內除了寺廟建筑、佛教藝術、文化等文化景觀資源外,寺內的小品及設施也是其中重要的組成部分。但往往在寺內的小品及設施進行設計、安置時,忽略了其重要性,出現分布不均、其造型、顏色、材料缺乏歷史文脈的延續、與寺廟園林環境氣氛不協調。

3.3 旅游項目單一、文化含量不足

寺廟園林旅游資源的開發涉及宗教文化游覽的旅游項目大多單一,寺廟園林游景區普遍仍停留在對宗教觀光最基礎、低層次產品的開發上,缺少對高層次的宗教文化旅游產品的深度開發,相當多的景區只滿足于建廟塑像,設置香爐和功德箱,,而沒有將厚重、神秘的佛教文化氛圍融入旅游活動之中,不僅高層次的參觀佛教儀式、參與佛教活動和開展“參與式旅游”、“體驗式旅游”等開發力度還很不夠,游客在游覽時無法得到更深層次的文化熏陶。各地游覽形式單調,項目重復,大同小異,降低了寺廟園林景區對不同層次游客的吸引力,因此“回頭游”志趣受阻。

4 基于旅游發展的寺廟園林規劃的建議

強調資源與環境保護在寺廟園林規劃中的重要性。資源與環境是寺廟園林發展的載體,在資源保護與旅游發展產生矛盾時,旅游發展應該無條件地讓位于資源與環境的保護。針對目前存在的重利益、輕保護的現象,強調在做規劃之前應用科學的資源評價標準,對景區內的各種自然和文化資源進行客觀合理地評價,有助于規劃師在兼顧寺廟園林景觀資源保護的同時,針對寺廟園林景觀資源的特色和優勢,提出合乎科學原理和藝術準則的規劃方案,為廣大游客提供最優質的景觀環境和最合理的游賞路線。

運用旅游規劃中關于旅游客源市場分析與旅游容量計算的理論與方法,對寺廟園林規劃、旅游開發實踐進行指導。在規劃之前,需要通過實地考察、查閱文獻和收集相關資料,對寺廟園林景區的旅游客源市場和旅游容量進行科學的計算、分析,以指導景區作出適宜的市場定位,并為規劃的制定提供科學的依據。

在對寺廟園林景觀資源進行準確評價的基礎上,從人文資源保護、寺廟園林空間、植物配置、道路系統、旅游發展等方面入手進行寺廟園林規劃,可以使規劃更充分,方法更具體,內容更全面,以求通過規劃的手段對旅游發展現存問題進行規避。

來源:南方古建筑設計院

本文標簽:寺廟園林  古建規劃  寺廟旅游規劃  園林古建  寺廟園林設計 

專業古建筑規劃設計

漢匠古建筑

服務熱線:13957873222

古建筑整體解決方案

交流微信號

欧美图另类偷偷自拍_欧美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